<address id="f5jld"></address><form id="f5jld"><nobr id="f5jld"></nobr></form>

    <form id="f5jld"></form>

              <sub id="f5jld"><listing id="f5jld"></listing></sub>

                農村有發展新能源的空間優勢 開發屋頂光伏正當時!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了《鄉村建設行動實施方案》,提出“實施鄉村清潔能源建設工作”。發展太陽能、風能、水能、地熱能、生物質能等清潔能源,在條件適宜地區探索建設多能互補的分布式低碳綜合能源網絡。

                廣大農村地區可開發的光伏、風電等資源豐富,為實現清潔能源供給、生態環境治理、農民生活水平改善提供了支撐。這些資源究竟有多少?怎么有效利用?經過大量調研與實踐驗證,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建筑節能研究中心主任江億向記者闡述了他的建議。

                農村有發展新能源的空間優勢

                “我們組織過兩次大規模調研,對農村真實用能情況摸底發現,散煤目前仍占據最大比重,加上柴油等使用,不僅造成大氣、固廢污染,影響著居民健康,還產生大量的直接碳排放。另有秸稈還田、堆肥等,帶來非二氧化碳溫室氣體排放。”江億直指農村用能面臨的主要問題。

                對此,國家已出臺多項措施。“諸如清潔取暖改造、農村光伏扶貧、農網擴容改造等工程,紛紛拿出真金白銀的支持,動輒上千億元補貼。”江億充分肯定其效果,同時也看到可持續性不足的隱患。“補貼普惠程度待提升,進一步推廣難免會加重財政壓力。有沒有更好的辦法一下子抓住‘牛鼻子’,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在江億看來,國家提出“雙碳”戰略,正是為解決農村能源問題帶來了新啟發、新途徑。“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光伏發電、風電等項目開發最需要空間資源,農村地區恰恰有著特別大的優勢。通過高分衛星圖加人工智能等方式,我們一個村、一個村摸底,全面分析了全國農村屋頂狀況。為了驗證數據可靠性,又選取重點地區現場考察測試。經統計識別,我國農村區域各類屋頂面積共有273億平方米。”

                這些屋頂為農村發展光伏帶來機遇。江億稱,以目前戶均可安裝屋頂光伏20-40千瓦計算,農村地區實際可利用的屋頂總安裝量達19.7億千瓦,預測年發電量接近3萬億千瓦時。“對照2019年全社會用電量7.2萬億多千瓦時,3萬億千瓦時已超過1/3的量。而現在,農村一年的生活用電量約3500億千瓦時,農牧林業生產不到2000億千瓦時,即便是全面推行電氣化,包括生活、生產和交通用能全部電氣化,屋頂光伏也可滿足老百姓需求。”

                農村用電特點更適宜光伏消納

                事實上,難的不是安裝環節,而在于真正有效利用。

                “光伏發電受到天氣影響,能不能實現荷隨源變、有效消納?”江億坦言,當前大多數地方采用租賃模式,即企業租用屋頂、手握電站產權,收發兩條線,電量全額上網。“即便裝了光伏,老百姓還是從電網買電,跟過去沒有區別。其實農村用電特點更適宜光伏消納,最好的方式是優先自發自用。”

                江億表示,農村地區有著大量柔性負載,可通過有序管理挖掘其消納優勢。實現全面電氣化后,拖拉機、插秧機等農業機械,既是用電設備也可作為蓄能裝置。“在農村,很多農機設備并非天天用,一年用1-2個季節,使用頻率比私家車還低,也不像工廠設備一刻不能停。若能開發出標準模塊化的換電模式,一家配備兩三組電池,用于各類農機設備。哪臺設備需要,直接把電池裝上去就行,這樣便能實現需求側響應。不用時則可以作為家中的儲能單元。”

                “優先自用”也是上述方式與整縣推進光伏的最大區別,通過蓄能和需求響應模式進行調蓄,富裕電量再上網,讓農村成為單向送電系統。“簡單來說,就是依托農村直流微網,充分利用各類閑置屋頂,接收家家戶戶的富裕電量,儲存之后上網調蓄。”江億解釋,一戶有光伏,配上3-5千瓦時蓄電池,自用電量足以解決。進而再滿足村里的公共用電、大型農機充電、農業和農副產品生產用電等。“多余電量經儲存調節后,在與電網約定好的時段上網,或根據電網調度要求上網。通過村級網調蓄,還可以在目前農網變壓器容量下,利用配電容量送電上網,確保不超載。一個個村就像是小型發電廠,輸出也不再是以往不穩定的電量,而是優質電力。”

                初始投資可承受,盈利可持續

                對于用戶最關心的費用問題,江億及團隊也做了充分驗證。“屋頂光伏是初投資最低的光伏發電形式。”他表示,光伏器件僅占集中光電系統總投資的35%-45%,其余為各類組件。而在屋頂安裝支架等裝置的成本最低,清掃等日常維護由房主自行解決,使用綜合成本相應降低。

                江億算了一筆賬:戶均屋頂光伏、直流微網等成本在6萬元-8萬元。光伏電站產權歸房主,戶內投資可通過低息貸款解決。將來在滿足自用的基礎上,按照年輸出電量15000千瓦時/戶、度電0.5元來算,年收入約8000元/戶,10年左右可還本付息。“村級公共設施的投資約200萬元-400萬元/百戶。而村級微網需要集體投資和國家財政支持建設。初投資可以從農網擴容改造、清潔取暖改造等多項專項工程里面出,上網發電收入支撐后期運維管理,做好了產生盈余也不難。目前,該模式已準備在山西芮城全縣500個村莊逐步推廣。”

                “農村還有豐富的生物質資源,總量折合達6億噸標準煤。”江億表示,這些寶貴的零碳燃料遲遲沒有有效開發,主要原因是過于強調優先自用了。只有充分市場化,也就是作為商品能源,其價值才能體現出來,比如將玉米秸、果蔬枝條等壓縮成小顆粒,性能接近木炭,市場價格約1000元/噸;麥秸、稻草可以壓制成大塊,作為鍋爐燃料市價在500元-700元/噸。“沒有形成生物質能源市場,才沒能把這條掙錢的路給農民趟出來。簡單在柴灶里燒柴,資源利用率只有10%-15%,經過加工利用,綜合利用率可提高到40%以上,相當于1斤柴禾當作2斤、3斤使用。生物質資源加工的主要成本是電費,屋頂光伏可以提供充足廉價的電力。以屋頂光伏為基礎的農村新型能源系統,在替代散煤、柴油等化石能源的同時,置換出生物質能源,可以說一舉多得。”

                關鍵詞: 能源轉型 屋頂光伏發電 村級光伏電站 生物質能源

                來源:中國能源報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相關詞

                久久国产99不卡,高清国产下药迷倒美女,对象摸自己小兔兔的感受知乎

                  <address id="f5jld"></address><form id="f5jld"><nobr id="f5jld"></nobr></form>

                  <form id="f5jld"></form>

                            <sub id="f5jld"><listing id="f5jld"></listing></sub>